主页 > 产品中心 >

智能设计软件一分钟能做8000个图设计专业学生怎么破?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8-21 00:53

  7月8日至9日,粤港澳大湾区视觉传媒专业群产教联盟成立暨高职广告设计与制作专业教学资源库共建共享大会在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举行,53家来自华东、华中、西南和华南地区的中高职院校视觉传媒、广告设计相关专业教师与企业、行业协会等单位代表参加大会。

  据悉,粤港澳大湾区视觉传媒专业群产教联盟由28所学校、6家企业、5家行业协会组织共同发起,将作为粤港澳大湾区大文创产业、视觉传媒设计教育领域全面创新改革试点。会上,就视觉传媒专业群人才培养方向,及国家级广告设计与制作专业教学标准,与会人员展开讨论。

  教育部职业院校艺术设计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秘书长张来源引用一组数据,全国1.5万多所中职院校里,将近1万所院校有开设艺术设计类专业。在1400多所高职院校中,就有1000多所院校开设艺术设计类专业。“在产品往高端走的过程中,设计大有用武之地”,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艺术设计学院院长桂元龙说,国内商品还大多停留在中低端阶段,高端商品“基本是缺的”。

  据广东省广告协会秘书长李宁介绍,广东省广告行业目前有5万多家企业,20多万从业人员,去年产值1000多个亿。然而,设计类专业依然面临人工智能的挑战与颠覆。

  “人工智能设计软件的推广应用将革掉传统设计作业方式的命”,在桂元龙看来,3D打印、VR技术及非物质产品打破了设计对原有实现路径的依赖,而基于云计算和智能化新时代,将颠覆传统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

  “我们现在培养一个平面设计师到企业里面去做,一天做一个p,做得比较好的基本算合格了。半天做一个,已经算是高手了。 但是现在鲁班(编者注:鲁班智能设计平台)一秒钟8000个,你做几辈子,它一下子给你搞完。”

  桂元龙认为,随着企业设计开发行为更加精确,设计落地方案更便捷,创新人才的核心素养能力随之转变,学生更需具有批判思维的能力、创造性思维的能力、专业的执行能力、自学能力。“也不是说人造的东西可以被电脑替代,简单的基础岗位作业一定是没有市场的。”

  广东省广告股份有限公司一名负责人则持不同观点。在他看来,当今互联网时代的创意跟十年前的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是媒介形式变了,创意还是创意,设计还是设计。只不过是搭载的媒体更多了,创意的形式更多了”。 平面的、UI、网站、APP呈现形式多种多样,但里面变得更多的是技术人员,而不是创意人员。 “如果对创意设计的追求没了,任何教育都是失败的。”

  在设计教学实践过程中,校企合作是不少学校采取的方式。很多学校建立有校园工作室,他们引进企业真实项目,以达到提高老师综合能力及学生实战能力。

  然而,在这一过程中,教师们也有自身困惑。诸如, “企业要求时效性,而且没有很多时间来配合学校的教学”。“人才培养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企业要求我们快速地给他们培养出合格的人才,在学校的三五年里,很难实现。”

  针对此类问题,现场也有教师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来自顺德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师陈梦醒就提出,可以通过对接企业一些季节性、已经固定的广告项目制作,来引导学生参与其中。

  一名来自广东农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则指出,通宵去赶企业的某个方案,可能会使学生学到一些东西,但一些相对较差的学生,在其中根本没有发挥机会,这并不符合教育的整体发展思路。除此以外,该老师还认为,企业交给学生的,大部分是一些“简单、重复的工作”,创意或核心层面“根本不会给学生去尝试”。

  为此,他建议,学校应该通过把握未来的发展方向,主动做出教学规划方案,等待企业的参与和购买,而不是被动地等待企业的“投喂”。

  当前,职业教育正在推进“双精准育人”,教学标准制定被认为是其中的重要一环。针对此,来自广州城市职业学院的教师廖婉华提出自己的担忧:一旦教学标准化,审美、设计创意上的标准是不是也会跟着一刀切?南北差异、沿海地区与内地的地域差异,是否也是教学标准制过程中需要通盘考虑的问题?

  广州工程技术职业学院教师欧建达也担心,传统单一的教学标准,是否能够适应变化的生源需求。

  在桂元龙看来,这其中涉及的是“度的拿捏”。在考虑教学标准通用性同时,还要保留“自选动作”。他以文创专业为例,相对其他学科来说,文创的“自选动作”更大,所以,需要基于每一个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经济环境,保留一个开放空间,以呈现地方文化特色。

作者:admin